400-123-4567

13988999988

澳门星际平台网站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联系方式:400-123-4567
公司传真:+86-123-4567
手机:13988999988

郁达夫的诗为何刊登在江山救亡刊物《号角》上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4/02 00:07 浏览:

  吴伟

  编者按:郁达夫是我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巨匠,以写小说著称,他所写的旧体诗词和散文同样妙笔生花,令人钦佩。 郁达夫是喜欢衢州的,他所写的衢州景致,如《龙游小南海》《烂柯纪梦》和《仙霞纪险》,为我们留下了许多诗情画意。他到过江山两次,仅1938年那一次,就留下了三首诗。但是郁达夫为何前往江山?他写下的诗,又都有着怎么样的意境呢?

  一呵而就三首诗

  1938年10月,江山人编辑的《号角》刊登了郁达夫所写的诗。

  郁达夫

  《号角》创办于1938年5月,主办(发行所)是江山县抗日自卫委员会,旨在激励江山人民抗击日本侵略,保家卫国。《号角》总编辑是朱剑蓉,编辑委员先后有凌独见、郑仁山、成绍宗、王渭水、吴元善、毛鸿绥等。

  1938年9月,郁达夫因公路过江山。朱剑蓉去拜访后得到了郁达夫写的三首诗。朱剑蓉为此写了编者按:“举世闻名的文学家,现任军事委员会政治部设计委员郁达夫先生,上月杪因公付闽,旅次江山,我们去拜望他的时候,是在廿七日的早晨,虽然因为时间关系,没有得到充分畅谈的机会,可是郁先生那种朴实,虚心,热情,恳切的态度,在我们的脑海中,实已留下一个深刻不磨的印象!下面这几首诗,是他在百忙中临时写给本刊作纪念的,亟录之以飨读者,同时并遥向郁先生表示诚挚的谢意!——蓉”

  刊登在1938年《号角》上的第一首诗是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:“汨罗东望路迢迢,郁怒熊熊火未消,欲驾飞涛驰白马,潇江浙水可通潮?”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收在郁达夫的《毁家诗纪》(诗十九首,词一阕)中,是第十四首,后刊登在1939年3月5日香港陆丹林主编的《大风》旬刊第30期上。

  《大风》刊登的这首诗与《号角》上刊登的略有不同:“汨罗东望路迢迢,郁怒熊熊火未消。欲驾飞涛骑白马,潇湘浙水可通潮?原注:风雨下沅湘,东望汨罗,颇深故国之思,真有伍子胥怒潮冲杭州的气概。”郁达夫将原诗最后一句中的“潇江”改成了“潇湘”并加了注释。

  《郁达夫诗词集》(浙江文艺出版社1988年版)的编者认为,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“和第16和18首诗原载1938年10月15日香港《大风》第23期,本诗发表时题作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,又有诗题作《九月初旬离汉寿,拟去南洋,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。‘路迢迢’又作‘路遥遥’。”《郁达夫诗词笺注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2013年出版)的笺注者詹亚园说:“这些诗词系作者于1936年春至1938年冬陆续写成,并经多次修改,后加上注文。”

  借景抒怀

  《千秋饮恨——郁达夫年谱长编》(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)的作者,也未点明郁达夫1938年9月26日和27日在江山的活动和创作,但指出了诗作刊登在1938年《号角》(第九、第十期合刊)上。

  从现可查阅的各种资料可知:郁达夫于1938年9月26日晚或27日早晨在江山创作的三首诗,其中一首是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,最初刊登在江山10月10日的《号角》上。1938年10月15日,香港《大风》发表了郁达夫于10月1日《致陆丹林》函并函中所附旧诗五首(包括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一首、《读郭沫若氏谈话纪事后作》二首)。1939年3月5日,香港《大风》发表了郁达夫《毁家诗纪》(包括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一诗)。

  江山廿八都旧照。图片选自 1934 年现代书局出版的《屐痕处处》

  由此可知,一些研究者包括《郁达夫诗词集》等的编者或作者,不知道或不清楚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一诗的具体创作时间或最初发表的刊物名称。江山《号角》刊登的这首诗,无疑对研究郁达夫的生平和他的诗词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

  此外需要指明的是,在这首《风雨下沅湘遥望汨罗》中,郁达夫将自己与屈原、伍子胥相比,抒发了去国怀乡、爱乡爱国的情感,表达了怒不可遏的仇日情绪。诗人想象自己像伍子胥的冤魂一样驾驭飞卷的波涛(钱塘江潮又被称为“胥涛”),如同骑着奔驰的白马冲向杭州,将日寇全部淹埋!

  其实,郁达夫于9月26日或27日在江山还写过一首诗,即《毁家诗纪》第十五首,他在诗的注释中提到了“晚上在江山酒楼”,这首诗因涉及诗人的感情生活,当年未发表。

  1938年9月,朱剑蓉等人在拜访郁达夫后,毛鸿绥写了《会见郁达夫先生》,详细地介绍了会面的情况。当得知郁达夫不在旅馆时,“蓉主张明天见他……我忽然记起了成绍宗先生曾在创造社和郁先生同过事……”他们找到了成绍宗,“成先生当先进去,郁先生见了,惊奇的拉着成先生的手,说了一句:‘你在这里?’”

  成绍宗是《号角》的编委,曾在创造社出版部工作,有多部译著问世。当时,他为何会在江山呢?原来,成绍宗的夫人徐亦定是江山城关镇人。而徐亦定和郁达夫的夫人王映霞为浙江省立女子中学的同班同学,难怪他们会相识。

  回头再说当时几位编委、县长丁琮与郁达夫会面时的情况。郁达夫首先回答了毛鸿绥提出的“郁先生这次从哪儿来,打算到哪儿去”的问题:“汉口来,因为陈主席(当时的福建省主席陈仪)三番两次的拍电要我去福州,所以这次去走走。此去留不得几天,打算绕道香港再从粤汉路北上。”

  当晚,丁琮县长请郁达夫在江山多留一天,但郁达夫表示陈主席要等,如果不去香港,也许仍旧要经过江山。编委们还请郁达夫给《号角》写点文章,他答应了。遗憾的是,郁达夫没有再到江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