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0-123-4567

13988999988

澳门星际平台网站

联系我们

公司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联系方式:400-123-4567
公司传真:+86-123-4567
手机:13988999988

那些摆画像摊的日子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 日期:2019/04/01 02:28 浏览:

讲述:毛阳荣  记录:马朝虎

(一)

1945年,我出生在常山县城一个普通的家庭里。父母都没有固定工作,加上我有5个兄弟姐妹,生活非常贫困。

14岁那年,我上初中一年级,但第二个学期,家里实在拿不出3元钱的学费,开学3天后,我就辍学了。

当时,我父亲在城里蒸汽糕,需要用大量的水,我每天要从3里之外的常山港中挑4担水回家。有一天,我挑水经过大街一家茶馆门口的时候,看到一位中年男人在给一位60多岁的老大爷画像。我就好奇地凑近看热闹。只见中年男人对着一张黑白的一寸照片,然后用一支笔在一张白纸上涂涂抹抹。半个多小时后,画像大功告成了。不过,最吸引我眼球的是,老大爷接过画像时,掏出8毛钱递给了画像的中年男人。8毛钱画一张像,这可是一笔不错的收入,我动心了,决定也要给人画像赚钱,以贴补家用。

当时的画像,是以照片为模本,画师用毛笔、炭精粉,配合九宫格、放大镜这些工具,将照片中的人像放大画在纸上。这种画像,惟妙惟肖,永不褪色,过去人家经常给上了年纪的长辈画上一张,然后挂在家里的中堂。

毛阳荣提笔作画。

我买来了画像工具,找来一张黑白照片,把自己关在家里的小阁楼,开始自学起了画像手艺。折腾了半天,第一张画像终于画出来了,但跟原来的照片一对比,自己画出来的人像简直像是猴子。我没有打退堂鼓,又没日没夜地画起来。功夫不负苦心人,两个月后,我把几张画像给街坊邻居看,他们都对我竖起了大拇指。

我决定出去闯一闯。一天,我用一条竹扁担,一头挑着画像的工具,一头挂着几张自己画的像,从常山县城出发往乡下去。我一路走,一路问谁要画像,大家都摇头。那时候的农村,家家户户都贫困,几乎没有人会平白无故去花这个钱。

第一次出门画像,我无功而返。

(二)

可我不畏败阵之势,回家后,找来邻居大爷、大妈面对面坐着勤学苦练。一个月后,我终于画得有模有样了,邻居大爷、大妈拿着我给他们画的肖像,一个劲地说:“像,真像。”

1961年5月,16岁的我又重返画像糊口的道途。那是一个阴霾满天的日子,我一路走到了江山市大陈乡一个弹丸小山村。刚进村,我就听到了男男女女的哭泣声,看到一间茅屋的门前,摆着十几张桌子,一群小孩围着桌子在玩耍,我凑上前才知道,这家人在办丧事。

一个男人见我面生,就问:“小孩你干什么的?”我说:“我是画像的。”男人眼睛一亮,问:“死人的像你要画吗?”我一听要给死人画像,腿就有些发软:“我怕的。”男人说:“不用怕,我们叫些人在边上陪你。”

原来,死者是一位已95岁高龄的老奶奶,活着的时候从没有照过像,子女们希望我给老人画张像留着作个纪念。想想老奶奶也真够可怜的,特别是老奶奶家人答应像画好后给我4元工钱,我壮着胆子答应了。

在众人簇拥下,我走进殓房,只见前面火炉中纸钱在不断地燃烧,火光时亮时暗,显得阴森恐怖。这时,一位老妪拿下老奶奶的遮面纸,吓得我紧闭双眼低头不敢正视。待我抬头观望时,老奶奶的眼睛已被人撑开,那暗淡无光的眼珠,扁着的嘴拉起条条皱纹,整个脸庞开始发黑……这情景映入眼帘,我惊慌了,画板差点掉在地上,双腿不由自主地发抖。

幸好周围有很多人,我壮了壮胆子,坐下后,画笔在纸上开始缓缓移动,在场的人都围上来观看,只听见你一言我一语地说:“画得真不错,跟活的一样,小伙子能干的……”历时40多分钟,老奶奶的画像终于完成了,老奶奶的家人立马给我煮了3个鸡蛋吃,又把4元钱递给了我。这时,已经是夜幕降临了,我不敢独自走夜路回家,这户好心的人家还留我住了一夜。

第二天一早,我就带上东西飞快地赶回家,把4元钱交给母亲,然后抱着被子好好地哭了一场,那完全是害怕、委屈、满足交织在一起的心境。

毛阳荣画的人物肖像图。

(三)

在家休息了一天,心情平复下来后,我又下乡去给人画像了。有时候,一天下来做不到一单生意,有时候能画上一两张像。我母亲告诉我:“你赶墟日试试看。”

在家休息了一天,心情平复下来后,我又下乡去给人画像了。有时候,一天下来做不到一单生意,有时候能画上一两张像。我母亲告诉我:“你赶墟日试试看。”

那时候,每个乡镇都有墟日,非常热闹。我最喜欢赶的,是设在招贤古渡上的墟日。

招贤古渡,隶属于常山县招贤镇。它历史悠久,系南宋古渡,长期以来,是闽、赣两地客商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,于是,就形成了一个远近闻名的集市。记得我第一次去招贤古渡墟日画像,待了3天,除去全部开支,还拿回家7元钱。

在一家茶馆门前,我摆开了画像摊。别的画师给人画一张像收8毛钱,我只收6毛钱。第一天,我就画了6张像。为了省去来回行走的劳累,我干脆花1元钱住在当地的小旅馆里,饿了就去小吃店叫上一碗面条和一只烧饼,晚上的时候,去听戏看马戏团,好不快活。去招贤古渡次数多了,便有了些名气,一些老人还专门指定我画像。

一次,我去一个村子画像,有一位姑娘常常站在旁边入迷地看我画。姑娘16岁左右,有着白里透红的皮肤,身高差不多有1米6,弯弯的柳眉下嵌着一对黑亮的大眼睛,小巧的嘴唇红得好似抹了唇膏,一只直挺的鼻子显得秀气可爱……

那天,我被一户人家请去画像。中午,这户人家一定要留我吃饭。正端起碗,我看到那个看我画像的姑娘也坐上桌来。

后来我才知道,姑娘和她父母看上我了。姑娘姓徐,家里视为掌上明珠,她母亲一心想将女儿嫁给一个城里的有本事的人过日子。

我那时虽然才17岁,但长相清秀,个子也不矮,而且还有一手能赚钱的画像手艺,他们认定我是一个不错的对象。过后几天,徐家人托人来说媒。徐姓姑娘也特别的胆大,到我家帮助我母亲做事,还主动拜我母亲当干娘。不过那时候家里认为我年纪尚小,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,考虑婚姻大事为时尚早。姑娘和她家人非常失望,两年后,姑娘嫁给了同乡的一个小伙子。

(四)

我下乡为人画像,不仅能够解决自己的温饱,每月还能结余十几甚至二十多元钱贴补家用。

1963年11月,我刚满18岁,听说县里在征兵,我立即去报了名。但体检时有一项指标不合格——肺部有一个小阴影。我不愿意放弃当兵的机会,决定要争取一下。于是,我带上自己这些年来积累起来的画像作品,找到了部队征兵的领导。部队领导见我有画画的专长,又安排我去复检了一次,听说我肺部的阴影没有什么大问题,当即拍板——这个兵我要了。

就这样,我参军来到了福建前线。在新兵连的时候,正逢团部要为因病去世的参谋长开追悼会,但却缺少一幅参谋长的遗像。听说我会画像,团部立即把我叫过去,交给我一张参谋长生前的黑白照片,让我在两天之内画一幅两米见方的肖像。这可是一个硬任务,我放弃休息时间,连夜加班,提前半天完成了任务。由于我对参谋长的形抓得准,神也描得似,官兵们无不赞叹,顿时,我的名字就这样被全团传开。

那时,举国上下都挂着毛主席画像,团首长决定调我去团部,完成全团班以上都要有毛主席画像的任务。此时我的心似潮水翻滚,既激动又胆怯,虽然我能画肖像,但对油画从未涉及。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,我绞尽脑汁费尽全力也得去完成。那段时间,我每天往泉州城里跑,找到一家专门画油画肖像的店,专心致志地看一位画师画毛主席肖像。时间一长,我就向这位画师说明我的来意,画师被感动了,将我请进屋内,开始手把手地教我。后来,我终于完成了这个艰巨又光荣的任务。


体会人生百味,感悟生活真谛。在这里,你能感受到寻常人物不寻常的心路历程,发掘人性中至真、至善、至美的一面;在这里,你能走进不同人的生活故事,细细品味他们的喜怒哀乐;在这里,你能触摸到每个人最柔软的内心,为心灵拂去烦躁社会的尘埃……

如果你有很多话一言难尽,有很多话想要一吐为快,都可以联系我们。

讲述信箱:864162608@qq.com

讲述热线:3012762。